大风起兮昙飞扬

骚话博主,不产粮

闭关

期末考完后见

【双华】双煞 第三十一章



夜间的时候,小兵将几人传唤到了主帐中,而一进营帐,便见皇帝坐在主位的地图前,以及他身边的身着红色紧身武服的女子。


显而易见,那就是华如芸。


谢涵眉尾跳了跳,只觉华如芸周身的气场太过强大,可以说毫不逊色于皇帝。在场几人除了邓杳蓬和皇帝,都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四人依次朝皇上和华如芸行礼,礼毕后站到了沙盘的四周。沙盘上插着密密麻麻的小旗,为每个中队的驻扎地,蓝色是大梁,红色则是鞑靼人。蓝旗自赫涞关散开,越往古河流域越是稀疏。而红旗也仅仅零散分布在古河的附近,看起来探子的探索范围也仅止步于此了。


“诸位爱卿,有劳了。”皇帝缓缓启唇:“舟车劳顿,本该让各位先行休整,...

【双煞现代番外】决战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这是一个死寂的夜,只有狂风呼啸,街道上空无一人。

s市某座最高的CBD楼顶,两个人屹立在风中。左边的人穿着大梁高中的校服,半眯起眼,右边的人则身着蒙古人的衣服,睥睨着对方。

他们正是威震当今舞坛的邓杳蓬和图特瓦尔。

“图特瓦尔……”邓杳蓬嗤笑一声,缓缓道:“你不该挑战我大梁。”

图特瓦尔笑了起来,眼中狠戾越发明显。他挑衅地看着他:“数年前,你的师兄惨败在我的手下,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

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令邓杳蓬青筋跳了跳。对方越是从容,他也越是要镇定。

两人对视,默契地保持着沉默,他们的战斗没有表现在肢体或是语言上,只以眼神过招。

一道惊雷劈下。

残影...

【双华】双煞 第三卷 第三十章

过了西川便正式进入塞北,再往北走几百里都是荒无人烟,直到到了赫涞镇才逐渐看到人影。

自当年阙亭沙钰关失守,赫涞关就成了大梁最后一道防线,幸亏蒙古人内部出了叛乱,这道关口才得以守住。

邓杳蓬和谢涵此行的目的地正是此处。谢涵祖母去世,本来是要守孝三个月,然而战事吃紧,皇帝也当即将他起复。

几人同卜沼渊告别,从江州出发,耗时两月有余才到了赫涞关。越是靠近西川,越是寸草不生,而途中可谓经过了梁朝所有的地形。从崇山峻岭的巴蜀到位于戈壁之上的赫涞关,从江河到山川,从丘陵到平原。

谢涵遥望着远方,时常感慨天地之大,与人的渺小。

邓杳蓬难得地没有出口嘲笑他,却也未应和。这含糊态度放到旁人身上,倒不一...

隆哥给《双煞》画的配图。
是邓哥邓哥与邓哥还有华天珏。

她说可以发就发了。
暗戳戳艾特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关于岳沧澜和邓杳蓬的师兄们#

#如果师兄们都还活着/没失忆#

#华天珏的场合#

华天珏肯定会像邓杳蓬一样压榨岳沧澜,但他也会在对方被欺负狠了的时候站出来,给他道歉,然后带他去上明城最繁华的街上玩,给他买吃的。

他也会带着岳沧澜练剑,笑他舞剑时笨拙的样子,接着自己给他示范一遍,得意地接受着对方羡艳的目光。

#荀导的场合#

荀导作为大师兄,一定会竭尽全力照顾好年幼的岳沧澜,尤其是在练功这方面,既会严厉地批评他的动作,也会亲自握着他的手指导。

他不会直接说出来,但是绝对会在暗中关心岳沧澜,譬如命手下给他在冬天多送几床毯子,给他在训练后的晚饭中多加点肉。

#荀昭的场合#

荀昭不像荀导和华天珏那样炽烈,甚至有可能会显...

古剑三我最喜欢的两大男性角色,第一名是祖宗,第二名绝对是缙云。

缙云很好说,没几个人能抵抗他的【哔——】和他的【哔——】。身为第一个因为脸被吸引的角色,他让我在炤化的路上极迟狂奔,笑容也愈发地变态。

祖宗那完全就是拼他的个人魅力了,风趣可爱,还很慈祥,巫炤不能承包的泪点全都被他承包了,真不愧是巫炤想搞死的人。

【双华】双煞 第二十九章(第二卷完)




京城接到邓杳蓬书信后,火速派荆州司军赶往江州支援邓杳蓬。而邓杳蓬这边则是与常万宗兵分两路,左右夹击着偷袭王家军队。


七日之后,江州城中粮草渐尽,城外供给也跟不上,城内爆发了大规模的内乱。与此同时,荆州军也及时赶到,联合万宗寨一起将江州围了个水泄不通。


又过三日,城内江州军终于集体倒戈,擒住了王刺史等人,开门投降。


当城门打开那一刻,烟雾与瘴气齐齐冲了出来,昔日繁华的江州城如今却是饿殍遍地,横尸累累。


邓杳蓬坐在高马上,率领着万宗寨和荆州的士兵们进城。烧焦的墙,碎裂的瓦,靠着墙根哭泣的妇孺,他冷冷地将一切尽收眼底,御马到了王刺史前。


这个曾风光无限的男人眼下...

【双华】双煞 第二十八章

月上中天,交叠的树枝下站着两人影。一人灰衫披发,头顶随意挽了个髻,胡子和头发皆是花白,精神却仍旧矍铄。他朝身前的中年人一拱手:“常寨主,百姓都安顿好了。”

被唤作“常寨主”者正是当下万宗寨的大当家——常万宗。常万宗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邓杳蓬何时能赶来?”

卜沼渊皱起眉:“我已经修书一封去了他将要去的村里,应该会尽快赶来。”

常万宗神色忡忡,背着手看向天上的月亮:“不行,若没有他的帮助,我们的气数很快就会耗尽。”

卜沼渊眉头紧锁,没有作答,但仍然能从眼神中看出担忧之意。

“寨主!卜大人!有几个可疑的人闯进了寨子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小兵冲到了两人面前飞扑着跪下,全身不住地颤...

1 / 9

© 大风起兮昙飞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