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起兮雲飞扬——古剑三了解一下

有的人在多年前的夜色里写下一段话,有的人在多年以后醒来流着泪读。 ​​​

收到了!是fafa的挂件,超可爱的,可惜我照相技术太差orz @🐱🌸🌸

想和人交换儿子产粮orz。有没有人来玩啊

【双华】过往 下(《双煞》番外)

•邓杳蓬视角番外

•现实时间线为两人在江州告白前的一段时间

•回忆时间线为沙钰之战后期

图特瓦尔高昂着头颅,轻轻抬臂。他右手带着铁丝制成的黑色手套,一动一静之间尚可以听到铁链摩擦的金属声。

大梁军人各各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任何声音,那突兀的金属声瞬间如一道死亡的奏鸣在他们耳边炸开。

“邓杳蓬?”图特瓦尔用着蹩脚的汉语问道,鹰隼一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邓杳蓬。

邓杳蓬眯起眼睛,握着缰绳的两只手紧紧攥住,连麻绳割入了皮肉也不觉痛。他的神经高度绷紧,除却紧张还有一丝诡异的兴奋。

“是我,”他唇角勾起微笑,周身却洋溢着杀气:“图特瓦尔大亲王果然用计高明!”

图特瓦尔低眼轻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

邓杳蓬是邓杳蓬,邓将军是邓将军。邓杳蓬会因为情感去尝试改变现实,而邓将军只会因为现实去决定所爱之人的生死。

【双华】过往•上(《双煞》番外)

•算是邓杳蓬的回忆番外吧,主要讲他最后一次参与的沙钰之战战役的故事。

•cp是邓杳蓬x谢涵,不过好像这个番外并没有什么谢涵的事

•当年的邓杳蓬可以说比现在还有桀骜不驯(笑)

来到江州的第二年,邓杳蓬难得的病了。

平常总是身形挺拔的他,此刻卧在榻上,脸烧得通红,黑夜里睡得死沉,白日里也是迷迷糊糊的。人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放在他身上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江州的一切都交给谢涵和卜沼渊暂时打点,好在王家那边也因皇帝的连环打压,没有过多干扰他们。

夏日的清晨,天总是亮得特别早,漆黑如墨的夜幕边角,勾勒着一层金色的边。邓杳蓬靠在床头,侧脸看向窗外。

连日的睡眠让他现在毫无困意,但他还发着...

【双华】双煞 第十九章

•吞山海x醉红尘

谢涵赶回太守府时,恰逢岳沧澜拿着信从书房出来。他信步上前,拦下了行色匆匆的岳沧澜:“你别去送信了。”

岳沧澜看看手中的信又看看他,犹豫问道:“是师叔和你说的?可是他刚刚明明让我去送信的。”

“不是你师叔,”谢涵说:“是我,还有卜前辈。”

他从岳沧澜手里抢过信,就要进屋。岳沧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时谢涵已推开书房的门,于是骂了一声,连忙跑上去。

房中邓杳蓬正喝着茶,看到破门而入的谢涵,只是微微蹙眉,放下茶盏:“怎么了?”

谢涵把手中的信举起:“你不能征兵?”

邓杳蓬看到信的瞬间,脸色陡变,他眯了眯头,发现岳沧澜正畏畏缩缩地躲在谢涵身...

【双华】双煞 第十八章

•吞山海x醉红尘

•短小一更,想写邓哥的番外

三人同时陷入沉默,除了荀无名的两人又各怀心事。荀无名静默半晌,见无人说话,只得主动开口:“谢大人,这是卜前辈吗?”

谢涵摸了摸鼻子:“嗯,是。”

荀无名转身面向卜沼渊,拱手道:“卜前辈。”

卜沼渊尽管心中尚有余波未消,脸上还是恢复了平静。他对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脸,道:“有礼了。请问你是?”

“他是邓太守的表哥,与我一同来拜访您的。”谢涵知道荀无名比他更不擅长与卜沼渊这类一眼就可以看透对方的人打交道,生怕他说错什么话,抢先说:“真是打扰了。”

卜沼渊瞥了他一眼,似乎在为他的插话而感到不悦。那边荀无名倒仍是那副冷清的模样,只轻轻点头。...

【双华】双煞  第十七章

•吞山海x醉红尘

“涵儿……记住,你的名字叫谢涵……”

那是一个绝美的女人,虽只身着粗布衣衫,盘着简单的堕马髻,却难掩她眉宇间的艳丽,她长着一双狭长的凤眼,仔细一看,竟是与谢涵有两三分相似,此刻她凤眸含泪,半跪在谢涵面前:“跟着梅姨离开这里,回到中原,好好活下去。”

谢涵睁大眼睛,张了张嘴,面对着这个曾熟悉无比的相貌,只觉是有什么东西扎在喉咙里,细细密密地痛着,什么也说不出。

突然,画面一转,漫天的火光从他眼前身前,谢涵一惊,发出撕心裂肺地大喊:“娘——”

“安尼加尔•哈林蒙”

背后传来男人悠悠的声音,宛如一条盘在脖子上的蛇,在他耳边吐着信子。

谢涵全身猛地一震,他赤红着双眼,转...

真不明白……华山穷的梗不会用就不要用好吗,老把华山塑造成那种猥琐、偷鸡摸狗的小人……而且特么还是在正剧里面。

突然想念

我的白衣少侠

1 / 7